当前位置: 主页 > 经济新闻 > 9月以来近30家公司发布拍卖公告 债务纠纷为被拍卖主因

bbin真人开户:9月以来近30家公司发布拍卖公告 债务纠纷为被拍卖主因

2019年10月14日 03:24 来源:新京报 

  上市公司拍卖忙:今年超60家网上求“买主”,多数标的为股权

  9月以来近30家公司发布拍卖公告,多数为上市公司股权被拍卖,涉及股权质押、债务纠纷者多

  拍卖槌落,交易即成。今年以来,资产拍卖在上市公司频现,一些股权、房产等成为拍卖标的。仅9月以来,就有ST中南、顺威股份、*ST大控、*ST天马、美利云、奥马电器、中超控股、金龙机电、弘高创意、*ST东网等近30家上市公司发布相关司法拍卖公告。

  新京报记者根据Choice数据检索,自2015年以来,标题中包含“拍卖”的公告有508个(含上市公司作为竞拍方的情况),大部分内容均为涉及上市公司股权、资产被拍卖的提示公告或进展公告。上述公告中,有236条为2019年以来发布的公告,占比超过46%。今年1月起,上市公司涉及司法拍卖较此前更为频繁。

  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19年以来上市公司涉及拍卖事项情况发现,今年来超过60家上市公司涉及拍卖事项,其中包括股东持有上市公司股权被拍卖、公司旗下子公司或旗下资产被拍卖、股东或上市公司持有债权被拍卖等。

  在网络交易更为便利的时代,这些拍卖基本上都在网络上进行,其中不乏流拍的情况。数据显示,西部资源、*ST刚泰、*ST中捷、*ST美丽、科融环境等上市公司相关标的在今年的拍卖中,均涉及最终流拍的情况。

  新京报记者统计发现,股东所持股份被司法拍卖的主要原因是“债务纠纷”,而其中涉及股权质押的案例较多。今年以来,邦讯技术、盈方微等十余家上市公司股东,均因股权质押问题而被司法拍卖其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

  9月以来近30家上市公司涉及拍卖,多数标的为上市公司股权

  9月28日,上市公司弘高创意公告,由于公司控股股东北京弘高慧目与中融国际信托的证券纠纷,弘高慧目持有的公司部分股权将被拍卖。弘高慧目持有的4287万股股票将在今年10月被拍卖,起拍价1.04亿元。

  资料显示,弘高慧目与北京弘高中太为一致行动人,弘高慧目占股30.30%,弘高中太占股29.29%,合计持股59.59%。公告称,“此次拍卖不会影响弘高慧目及其一致行动人北京弘高中太投资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地位,不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化。”

  10月8日,弘高创意发布公告,关于控股股东所持部分股份司法拍卖暂缓。

  今年来不断在危机中挣扎的中南文化(ST中南)已经多次发布相关司法拍卖公告。9月21日,ST中南公告,近日接到法院通知,将公开拍卖ST中南全资子公司大唐辉煌的部分资产,其中涉及大唐辉煌名下多套位于平谷区的房产。标的评估价为5309.9万元,起拍价为3716.9万元,拍卖时间为10月8日10时至10月9日10时止(延时除外)。

  事实上,自去年ST中南董事长陈少忠操控公司财务人员开具虚假承兑汇票、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等内幕被逐渐揭开以来,公司已多次涉及拍卖事项。

  今年8月31日,ST中南公告表示,因与平安信托合同纠纷一案,法院将公开拍卖ST中南持有的深圳市值尚互动科技100%股权。上述股权评估价格6074万元,起拍价约为4251万元,起拍时间为9月29日。公司后续公告显示,本次拍卖流拍。

  9月7日,ST中南公告,控股股东中南集团持有的ST中南7140万股股票将在9月23日至24日被拍卖,起拍价以起拍前最后一个交易日的收盘价乘以7140万股为准。数据显示,中南文化9月20日收盘报1.53元/股,以此计算,ST中南7140万股股票对应起拍价格已经超过1亿元。

  9月10日,ST中南再次公告,中南集团持有的公司2.69亿股股票,将被拍卖,占上市公司股权的19.09%。ST中南表示,这一次拍卖如果完成,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将发生变化。

  不过9月25日,ST中南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中南集团被法院裁定受理破产。其所持有公司股份全部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法院均已撤回公开拍卖的中南集团的所有股票。

  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发现,今年以来已有超过60家上市公司涉及司法拍卖事项,涉及的具体拍卖次数上百次,其中ST中南、坚瑞沃能、华谊嘉信、西部资源、聚力文化今年来涉及的拍卖均在1次以上。

  仅9月以来,就有ST中南、顺威股份、*ST大控、*ST天马、美利云、坚瑞沃能、华谊嘉信、神雾环保、*ST盈方、*ST中捷、聚力文化、ST天业、恒天海龙、江泉实业、金刚玻璃、北巴传媒、邦讯技术、晨鑫科技、*ST康得、ST中天、奥马电器、中超控股、金龙机电、弘高创意、誉衡药业等近30家上市公司发布相关拍卖公告。其中,顺威股份、*ST大控、美利云、*ST华业、恒天海龙、*ST天马、邦讯技术等大部分公司,均属于控股股东或股东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遭法院司法拍卖的情况。

  也有部分公司涉及标的为公司子公司或旗下资产。在9月10日宣布控股股东部分股权将被司法拍卖后,9月19日,*ST天马宣布,公司控股子公司成都天马90%的股权将被司法拍卖。

  上市公司北巴传媒子公司被拍卖,但上市公司也成为竞拍者。9月10日,北巴传媒公告称,已经参与法院的公开拍卖,竞拍中油航控股有限公司持有的北京巴士海依捷汽车服务有限责任公司部分股权,最终成交价格为910万元。

  在9月以来发布拍卖公告的公司中,珠海中富、神雾环保、聚力文化所涉及司法拍卖已经完成过户。

  20余家公司涉及标的曾流拍,步森股份等变控股股东

  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超60家上市公司涉及的拍卖中,惨遭流拍的情况也频频发生。

  此前拍卖中,邦讯技术、长白山、誉衡药业、华信退、聚力文化、科融环境、*ST刚泰、*ST中捷、*ST斯太、*ST美丽、*ST中绒、金龙机电、天夏智慧、西部资源、晨鑫科技、大连电瓷、*ST步森、吉林森工、龙星化工、东方金钰等超20家上市公司相关标的曾经被流拍。

  近六个月股价跌幅超20%的西部资源,股权已经多次被流拍。今年4月,西部资源发布控股股东所持股份将被司法拍卖的提示公告,一个月后,西部资源宣布,控股股东四川恒康持有的股权拍卖“被执行人当地公安立案,涉及拍品所以撤回”。这次拍卖最终撤回。

  今年6月,西部资源再次宣布,因民生信托与四川恒康债务纠纷,四川恒康持有的西部资源4500万股股权将被拍卖,起拍价格1.44亿元,经法庭合议后,确定每股单价为3.2元。这起拍卖最终显示,因无人出价而不得不流拍。

  7月13日,西部资源又宣布,四川恒康持有的3400股西部资源股权将被司法拍卖,起拍价格为1亿元,每股单价为3.21元。8月12日,上述3400股股权,因无人出价而流拍。

  股权拍卖流拍后,标的降价再次拍卖。根据西部资源公告,上述第一笔流拍的4500万股股票,8月15日起在网上拍卖,此次起拍价格较此前的1.44亿元有所降低,最终起拍价1.15亿元,但再次流拍。

  涉及标的流拍又再次拍卖的公司不仅是西部资源。今年4月至5月,聚力文化宣布股东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将被司法拍卖,持股5%以上股东宁波启亚天道持有的上市公司5000万股股票分两笔进行拍卖,每笔2500万股,起拍价均为1.12亿元。6月,聚力文化宣布上述股权流拍,公司随即公告,上述股权将被司法变卖,此次依然按照每笔2500万股股权,变卖均价变为8961万元,如果有竞买人在60天变卖期任一时间出价,则变卖自动进入到24小时竞价倒计时。

  此外,聚力文化还宣布,宁波启亚天道持有的聚力文化3000万股股权也将新增拿来拍卖。但一个月后,上述拍卖再次流拍,标的也同样被降低价格再次进入拍卖,降价拍卖后,一家名为上海谦荀贸易的公司以7713万元的价格竞拍得到上述3000万股股权。

  除了一些流拍的标的外,还有的股权拍卖直接涉及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

  今年2月,上市公司大连电瓷公告控股股东所持有股份被司法拍卖进展称,阜宁稀土意隆磁材有限公司持有的大连电瓷9383万股股权竞拍中,杭州锐奇信息技术公司以最高价格胜出。此次拍卖股份最终成交并完成股权过户后,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将发生变更。

  *ST步森也在今年4月宣布,竞买人杜欣以2.83亿元的最高价拍得重庆安见汉时科技持有的2240万股公司股票(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6%),拍卖股份完成股权过户手续后,安见汉时科技将不再是公司控股股东。

  “债务纠纷”为被拍卖主因 涉股权质押案例较多

  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股东所持股份被司法拍卖的主要原因是“债务纠纷”,而其中涉及股权质押的案例较多。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邦讯技术、盈方微、金刚玻璃、*ST龙力、天夏智慧、顺威股份、南风股份、美利云、科融环境等多家上市公司股东,均因股权质押问题而被司法拍卖其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

  9月19日,上市公司美利云公告表示,公司股东宁波赛特质押给长城国瑞的1961万股公司股票被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司法拍卖,最终成交价合计为1.4亿元。

  今年7月,美利云就披露了宁波赛特质押出现违约的情况,宁波赛特质押给长城国瑞、浙商证券分别2068万股股票、1239万股股票,其中部分股票因为股票质押合约违约,被司法处置。

  根据恒康医疗公告,此前的2018年3月,公司控股股东阙文彬持有的股权因存在债权债务纠纷被司法冻结。最终因被执行人阙文彬未履行生效的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法院裁定拍卖相应股权。

  7月,上市公司誉衡药业也因为债务违约事宜,牵扯进入两起拍卖中。公司7月17日公告,持股5%以上的股东誉衡国际因涉及债务违约事宜,誉衡国际持有的6200万股公司股票被拍卖。随后在今年8月,誉衡药业控股股东誉衡集团也同样因为债务违约事宜,宣布持有股权将被拍卖。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上述因股权质押问题涉及司法拍卖的上市公司,有的公司负债率及股权质押比例本来就处于较高的状态。

  以今年5月控股股东持有股权最终流拍的*ST龙力为例,公司截至2019年6月底的资产负债率为350%。此外,根据中登数据统计,截至9月29日,金盾股份、天夏智慧的股权质押比例均超过了60%。

  案例1

  邦讯技术:

  控股股东质押引危机 股份被两度拍卖

  自2012年5月登陆创业板上市交易以来,邦讯技术于今年3月首次出现控股股东所持股份被拍卖的情况。今年3月18日邦讯技术公告称,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已就信达证券与公司控股股东张庆文及其一致行动人戴芙蓉股权质押违约纠纷在京东网络司法拍卖平台发布了《竞买公告》。

  公告显示,张庆文和戴芙蓉拟被拍卖股份合计3568.7万股,占张庆文及戴芙蓉所持公司股份的21.65%,占公司总股本的11.15%,该部分股份当时处于质押及司法冻结状态。

  张庆文和戴芙蓉的股份质押风险去年已有显现。去年6月22日,邦讯技术公告,张庆文因股票质押违约,已被东方证券强制平仓80.13万股,而其一致行动人戴芙蓉在东方证券所质押的股票也已跌破平仓线,戴芙蓉未按照相关协议约定采取有效履约保障措施,已构成违约。

  公告显示,截至2018年6月22日,张庆文和戴芙蓉分别累计质押1.16亿股和5225万股公司股份,分别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的96%和95%,其中质押违约的股份数分别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的91%和95%。

  今年4月17日,邦讯技术披露称,张庆文和戴芙蓉所持有的公司11.15%股份流拍,随后于4月24日宣布再次准备拍卖,起拍价有所下降,但第二次拍卖仍旧于5月8日被宣布流拍。

  2019年半年报显示,邦讯技术今年1-6月实现营业收入1281万元,去年同期为1.57亿元,同比下降91.8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679万元,去年同期为56万元,同比下降4858.54%。对于业绩下滑的原因,邦讯技术在半年报业绩预告中表示,报告期内,公司流动资金紧张,导致业务开展受到影响,设备销售及工程施工不及预期,营业收入大幅减少。

  截至10月11日收盘,邦讯技术股价报5.3元/股,总市值16.96亿元,已较2018年年初的股价累计下跌62%。

  案例2

  华谊嘉信:

  股份拍卖流拍后降价再拍卖

  华谊嘉信控股股东刘伟曾先后于2015年4月23日和2018年5月15日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主要原因分别为涉嫌内幕交易华谊嘉信股票和涉嫌违规买卖公司股票。

  去年11月26日,华谊嘉信收到证监会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拟对华谊嘉信、刘伟做出处罚,分别处以“责令改正、给予警告、罚款40万元”和“给予警告、罚款20万元”的处罚。这一处罚于今年3月被坐实。

  在收到《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后不到半个月的12月9日,华谊嘉信公告称,刘伟与投资人签署了对外转让股份的投资框架意向性协议,协议约定,其不低于5%的股权将转让至投资方、且全部表决权将会被委托给投资方,如果协议最终落地,上市公司控制权和董事会将会发生变化。

  带着控制权的不确定性进入2019年,华谊嘉信出现股东股份被拍卖的情况。

  今年2月28日,华谊嘉信上市以来首次披露控股股东所持股份将被司法拍卖的公告。公告显示,事情起因于华谊嘉信股东霖漉投资(上海)有限公司违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将在网上公开拍卖此案第二被告刘伟所持有的公司3000万股股票,起拍价为3.6元/股,合计1.08亿元。最终,该次拍卖流拍。

  4月24日,华谊嘉信称,刘伟所持有的3000万股再度被拍卖,起拍价调低为2.88元/股,合计8640万元。最终,此次拍卖以8640万元成交,竞买人为上海禅宗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此外,华谊嘉信股东宋春静所持有的3000万股同样在今年4月-5月经历了司法拍卖和流拍。9月16日,华谊嘉信公告称,宋春静所持有的3000万股将再次拍卖,起拍价由7329万元下降至5856万元。

  9月27日,华谊嘉信再次发布进展公告表示,由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已将协助执行款项8100万元人民币汇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指定账户,宋春静所持有的3000万股再次拍卖已由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撤回。

  半年报显示,华谊嘉信主营互联网营销业,今年1-6月实现营业收入12.37亿元,同比下降16.4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782万元,去年同期为3892万元,同比下降197.19%。

  对于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华谊嘉信在半年报业绩预告中表示,报告期内,因公司流动资金紧张,放弃了一些客户和业务,导致营业收入下降较多,毛利减少,从而造成营业利润下降。

  在业绩下滑、控制权不确定性背后,是控股股东刘伟因高比例质押而引发的平仓风险。今年以来,刘伟已多次因股权质押问题而被强制平仓,最近一次发生于今年9月6日,其所持有的华谊嘉信91万股股票被华泰证券强制平仓。

  10月9日华谊嘉信公告,2018年1月至5月期间,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时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刘伟,通过北京伟捷营销有限公司以资金拆借的方式非经营性占用公司5740.66万元,华谊嘉信、刘伟、公司财务总监柴健遭北京证监局采取行政监管措施。

  案例3

  奥马电器:

  实控人股权将被拍卖 去年来遭遇资金危机

  上市公司奥马电器的股权也即将被司法拍卖。9月26日,奥马电器公告表示,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赵国栋持有的公司3094万股股票将被司法拍卖。

  奥马电器表示,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将于10月24日10时至10月27日10时在网上公开拍卖被执行人赵国栋持有的奥马电器3094万股股票,占公司总股本的2.85%,占赵国栋持股的17%,相关股票处于质押/司法冻结状态。此次起拍价格为16398.2万元,保证金为1640万元。如本次拍卖完成,赵国栋仍持有奥马电器股份1.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3.94%,仍为公司控股股东,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不会发生变化。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赵国栋持有的公司股份已全部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奥马电器称,若后续赵国栋质押股份被强制平仓、被冻结及轮候冻结的股份被司法处置等导致其拥有的表决权比例有所变动,则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

  在控股股东股权被持续冻结的背后,奥马电器在去年以来就遭遇了资金链危机。截至6月12日,奥马电器债务逾期合计2.7亿元。此外,还有部分货币资金因抵押担保及被银行冻结受限。

  今年6月,奥马电器发布澄清公告表示,2019年以来,公司一直努力筹措资金进行债务清偿。截至2019年5月31日,已偿还债务合计24.9亿元,其中,偿还债务本金23亿元。

  9月27日,奥马电器在回复问询函中表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上市公司主要借款余额为17.1亿元,其他应付款余额为10.42亿元。

  新京报记者 李云琦 肖玮